大唐盛世,詩才輩出,不但須眉稱雄,也有不少女詩人脫穎而出,魚玄机就是其中留傳佳作甚多的一位。這位美麗多情的才女,也曾得到多情公子的輕怜蜜愛,誰料 世事滄桑,命運又把她塑造成一個放蕩縱情的女道士,最終為爭風吃醋殺死了自己的侍婢,自己也走向了刑場,空留下無限的歎息。
  魚玄机,原名幼薇,字慧蘭,唐武宗會昌二年生于長安城郊一位落拓士人之家。魚父飽讀詩書,卻一生功名未成,只好把滿腔心血都傾注到獨生女儿魚幼薇身 上,對她刻意調教。小幼薇在父親的栽培下,五歲便能背誦數百首著名詩章,七歲開始學習作詩,十一、二歲時,她的習作就已在長安文人中傳誦開來,成為人人稱 道的詩童。
  魚幼薇的才華引起了當時名滿京華的大詩人溫庭筠的關注,于是在暮春的一個午后,專程慕名尋訪魚幼薇。在平康里附近的一所破舊的小院中找到了魚家。平康 里位于長安的東南角,是當時娼妓云集之地,因這時魚父已經謝世,魚家母女只能住在這里,靠著給附近青樓娼家作些針線和漿洗的活儿來勉強維持生活。就在低矮 陰暗的魚家院落中,溫庭筠見到了這位女詩童,魚幼薇雖然還不滿十三歲,但生得活潑靈秀,纖眉大眼,肌膚白嫩,儼然一派小美人風韻。溫庭筠深感這小姑娘生活 的環境与她的天資是多么不相稱,不由得油然而生怜愛之情。
  溫庭筠委婉地說明了自己的來意,并請小幼薇即興賦詩一首,想試探一下她的才情,看是否名過其實。小幼薇顯得十分落落大方,毫無拘促為難的模樣,她請客 人入座后,站在一旁,扑閃著大眼睛靜待這位久聞大名的大詩人出題。溫庭筠想起來時路上,正遇柳絮飛舞,拂人面頰之景,于是寫下了“江邊柳“三字為題。魚幼 薇以手托腮,略作沉思,一會儿,便在一張花箋上飛快地寫下一首詩,雙手捧給溫庭筠評閱,詩是這樣寫的:
  翠色連荒岸,煙姿入遠樓;
  影舖春水面,花落釣人頭。
  根老藏魚窟,枝底系客舟;
  蕭蕭風雨夜,惊夢复添愁。

  溫庭筠反复吟讀著詩句,覺得不論是遣詞用語,平仄音韻,還是意境詩情,都屬難得一見的上乘之作。這樣的詩瞬間出自一個小姑娘之手,不能不讓這位才華卓 絕的大詩人歎服。從此,溫庭筠經常出人魚家。為小幼薇指點詩作,似乎成為了她的老師,不僅不收學費,反而不時地幫襯著魚家,他与幼薇的關系,既象師生,又 象父女、朋友。
  不久之后,溫庭筠离開長安,遠去了襄陽任刺史徐簡的幕僚。秋涼葉落時節,魚幼薇思念遠方的故人,寫下一首五言律詩“遙寄飛卿”:
  階砌亂蛩鳴,庭柯煙霧清;
  月中鄰樂響,樓上遠日明。
  枕簟涼風著,謠琴寄恨生;
  稽君懶書禮,底物慰秋情?

  飛卿是溫庭筠的字,他才情非凡,面貌卻奇丑,時人因稱之“溫鐘馗”。也許是年齡相差縣殊,也許是自慚形穢,溫庭筠雖然對魚幼薇十分怜愛,但一直把感情 控制在師生或朋友的界限內,不敢再向前跨越上步。而情竇初開的魚幼薇,早已把一顆春心暗系在老師身上,溫庭筠离開后,她第一次借詩句遮遮掩掩吐露了她寂寞 相思的心聲。不見雁傳回音,轉眼秋去冬來,梧桐葉落,冬夜蕭索,魚幼薇又寫出“冬夜寄溫飛卿”的詩。
  苦思搜詩燈下吟,不眠長夜怕寒衾;
  滿庭木葉愁風起,透幌紗窗惜月沈。
  疏散未聞終隨愿,盛衰空見本來心;
  幽栖莫定梧桐樹,暮雀啾啾空繞林。

  少女的幽怨如泣如訴,心明如鏡的溫庭筠哪能不解她的心思?倘若他報以柔情万种的詩句,魚幼薇也許就成了溫夫人,但他思前想后,仍抱定以前的原則,不敢跨出那神圣的一步。
  唐懿宗咸通元年,溫庭筠回到了長安,想趁新皇初立之際在仕途上找到新的發展。兩年多不見,魚幼薇已是婷婷玉立、明艷照人的及笄少女了,他們依舊以師生關系來往。
  一日無事,師生兩人相偕到城南風光秀麗的崇貞觀中游覽,正碰到一群新科進土爭相在觀壁上題詩留名,他們春風滿面,意气風發,令一旁的魚幼薇羡慕不已。待他們題完后,魚幼薇也滿怀感慨地悄悄題下一首七絕:
  云峰滿月放春睛,歷歷銀鉤指下生;
  自恨羅衣掩詩句,舉頭空羡榜中名。

  這首詩前兩句气勢雄渾,勢吞山河,正抒發了她滿怀的雄才大志;后兩句筆鋒一轉,卻恨自己生為女儿身,空有滿腹才情,卻無法与須眉男子一爭長短,只有無奈空羡!
  几天之后,初到長安的貴公子李億游覽崇貞觀時,無意中讀到了魚幼薇留下的詩,心中大為仰慕,只想一睹這位題詩奇女子的風采。可惜李億這次來京是為了出任因祖蔭而榮獲的左補闕官職,忙于官場應酬,一時無暇去打听魚幼薇的情況,只是在心中記住了這個名字。
  就任后,李億這位來自江陵的名門之后,開始拜訪京城的親朋故舊,溫庭筠在襄陽刺史幕中,曾与李億有一段文字交往,因而李億也來到了溫庭筠家中。在溫家的書桌上,一幅字跡娟秀的詩箋令李億眼睛一亮,這是一首抒情六言詩:
  紅桃處處春色,碧柳家家明月;
  鄰樓新妝侍夜,閨中含情脈脈。
  芙蓉花下魚戲,帶來天邊雀聲;
  人世悲歡一夢,如何得作雙成?

  詩句清麗明快,詩中人儿幽情纏綿,使得李億為之怦然心動。待他問明詩作者,原來就是那個題詩崇貞觀的奇女子魚幼薇,李億心中更加激動。
  溫庭筠把李億微妙的神態看在眼里,暗中已猜中他的心思。他想:李億年方二十二,已官至左補闕,可謂前途無量,而他人又生得端正健壯,性情溫和,与魚幼 薇還真是天設地造的一對。于是,好心的溫庭筠出于對魚幼薇前途的考慮,為他們從中撮合。李億与魚幼薇當然是一見鐘情,在長安繁花如錦的陽春三月,一乘花轎 就把盛妝艷飾的魚幼薇,迎進了李億為她在林亭置下的一棟精細別墅中。
  林亭位于長安城西十余里,依山傍水,這里林木茂密,鳥語花香,是長安富家人喜愛的一個別墅區。在這里,金童玉女似的李億与魚幼薇,男歡女愛,度過了一段令人心醉的美好時光。
  在江陵,李億還有一個原配夫人裴氏,見丈夫去京多時仍不來接自己,于是三天兩頭地來信催促。無可奈何的情況下,李億只好親自東下接眷。李億有妻,魚幼 薇早已知道,接她來京也是情理中事,魚幼薇通情達理地送別了李郎,并牽腸挂肚地寫了一首:[江陵愁望寄子安”的詩,詩云:
  楓葉千技复万枝,江橋掩映暮帆遲;
  憶君心似西江水,日夜東流無歇時。

  子安是李億的字,那時從長安至江陵,往返一趟大約需兩個月時間,而李億此次又是出仕后首次回家,必然有一番會親宴客,上墳祭祖的活動,又耽擱了几個月。魚幼薇獨守空房,從紅楓秋月,一直等到春花漸落,才見良人攜妻來到長安。
  盡管一路上李億賠盡了小心,勸導妻子裴氏接受他的偏房魚幼薇,可這位出身名門,心高气傲的裴氏始終不肯點頭。一進林亭別墅的大門,裴氏就怒不可遏地喝 令隨身侍女,把出來迎接的魚幼薇按在地上,用藤條毒打了一頓。魚幼薇不敢反抗、也不敢怨怒,她只希望在夫人出了一口气之后,便能接受她成為一家人,為了和 心上人在一起,受點皮肉之苦又算得了什么呢?
  然而裴氏的怒气井不是一發就消,第二天、第三天仍是鬧得雞飛狗跳,硬逼著李億把魚幼薇赶出家門不可。李億實在拗不過裴氏,只好寫下一紙休書,將魚幼薇掃地出門。兩人的婚姻僅僅維持了三個月,五個月的苦苦相思,至此戛然而止。
  其實,深愛著魚幼薇的李億又怎忍心棄她不管呢,他表面上与她一刀兩斷,暗地里卻派人在曲江一帶找到一處避靜的道觀——咸宜觀,出資予以修茸,又捐出了一筆數目可觀的香油錢,然后把魚幼薇悄悄送進觀中,并對魚幼薇誓道:“暫時隱忍一下,必有重逢之日!”
  咸宜觀觀主是個年邁的道姑,她為魚幼薇取了“玄机”的道號,從此魚幼薇成了魚玄机。一個風華絕代、才情似錦的姑娘豈甘孤伴青燈做一世道姑,長夜無眠,魚玄机在云房中思念著昔日的丈夫李億,淚水和墨寫下了一首“寄子安”:
  醉別千扈不浣愁,离腸百結解無由;
  蕙蘭銷歇歸在圃,楊柳東西伴客舟。
  聚散已悲云不定,思情須學水長流;
  有花時節知難遇,來肯懨懨醉玉樓。

  通人道觀后,幼薇把滿腔愁情寄托在詩文上,寄托在夫君的到來上。而李億把魚幼薇寄養在咸宜觀,本意也是要尋机前來幽會的,卻無奈妻子裴氏管束极嚴,裴 家的勢力又遍布京華,李億不敢輕舉妄動,所以從不曾到咸宜觀看望過魚玄机。魚玄机朝思暮想,了無李郎音訊,只有把痴情寄付詩中,又寫了一首“寄李子安”:
  飲冰食藥老無功,晉水壺關在夢中;
  秦鏡欲分愁墜鵲,舜琴得弄怨飛鳴。
  井邊桐葉鳴秋雨,窗下銀燈暗曉風;
  書信茫茫何處向,持竿盡日碧江空。

  詩每寫成,都無法捎給李郎,魚玄机只有把詩箋拋入曲江中,任憑幽情隨水空流。唐朝道教盛行,著名的道觀多成了游覽胜地和交際場所,許多才色稍佳的女道 士便成了交際花。然而,咸宜觀因一清道姑品性嚴謹,格守規矩,所以一直保持著一分清淨的局面。觀中客人了了,李億當時就是看中這里的清淨才把魚玄机托付到 此,如今,魚玄机也就只有守著寂靜,与道友為伴。
  三年時光默默流走了,一清師父年老力絕,溘然長逝,另一位与魚玄机年齡相仿,朝夕為伴的彩羽道姑,竟跟著一位來觀修補壁畫的畫師私奔了。咸宜觀中,就 剩下魚玄机孤零零的一人。就在這時,她又听長安來客說起,她日夜盼望的李郎,早已攜帶嬌妻出京,遠赴揚州任官去了。這一消息對魚玄机無疑是一個沉重的打 擊,她覺得自己被人拋棄,空將一腔情意付之東流。這一連串的打擊,使魚玄机痛不欲生,一改過去洁身自愛的態度,索性放縱起來,讓自己亮麗的才情和美貌,不 至隨青煙而消散。于是,在冷冷清清的咸宜觀中,她深夜秉燭,寫下了一首后來傳誦千古的“贈鄰女”詩:
  羞日遮羅袖,愁春懶起妝;
  易求無价寶,難得有情郎。
  枕上潛垂淚,花間暗斷腸;
  自能窺宋玉,何必恨王昌。

  這首詩不啻就是她人生的分水岭,在此之前,她是一個秀外慧中,痴情万縷的賢淑才女;從此后,她看破了人間真情,只為享樂縱情极欲,變成了一個放蕩冶艷的女人。
  魚玄机在咸宜觀中陸續收養了几個貧家幼女,作為她的弟子,實際上是她的侍女,她開始過一种悠游閒蕩的生活。觀外貼出了一副“魚玄机詩文候教”的紅紙告 示,這無疑是一旗艷幟,不到几天工夫,消息就傳遍了長安,自認有几分才情的文人雅士、風流公子,紛紛前往咸宜觀拜訪魚玄机,談詩論文,聊天調笑,以至昏天 黑地,魚玄机的艷名也就越傳越廣。
  咸宜觀中,魚玄机陪客人品茶論道,煮酒談心;興致所至,游山玩水,好不開心;遇有英俊可意者,就留宿觀中,男女偷歡。從她的一首“道怀詩”,就頗能体現出她此時的生活景況:
  閒散身無事,風光且樂游;
  斷云江上月,解纜海中舟。
  琴弄蕭梁專,詩吟庚亮樓;
  叢篁堪作伴,片石好為籌。
  燕雀徒為貴,金銀志不求;
  滿怀春綠酒,對月夜琴幽。
  繞砌皆清趣,抽簪映細流;
  臥床書刪遍,半醉起梳頭。

  魚玄机正值二十出頭,既有少女的嫵媚,又有成熟女性的風韻,再加上她的才華和風情,不知使多少人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。
  當時頗有她青睞的一個落第書生叫左名揚,她之所以鐘情于左名揚,只因為他那一派貴公子風范和堂堂的容貌儀表,都酷似昔日的丈夫李億。雖然她曾經忿恨過 李郎的薄幸,但是內心中卻始終忘不了他;在左名揚踏進咸宜觀的那一剎間,她不由一怔。迷离中仿佛以為是李郎回到了她的身邊。于是,她對左名揚傾注了滿腔的 柔情,完全以一种小妻子的神態對待左名揚,左名揚時常留宿在她的云房中,共享云雨之情。左名揚還曾寫下一首描寫魚玄机云房情景的詩:
  白鴿飛時日欲斜,禪房宁謐品香茶;
  日暮鐘聲相送出,箔帘釘上挂袈裟。

  這短短的二十八個字,雖然語意閃爍,但已可窺見他倆云房中取樂的旖旎風光了。
  除左名揚之外,与魚玄机來往密切的還有一位經營絲綢生意的富商李近仁。起初魚玄机根本不把這個腦滿腸肥的商人放在眼里,但李近仁卻別有心計,不但常常 在魚玄机面前竭力展示自己溫文儒雅,同時又向咸宜觀捐送了大量的錢帛,卻又不表現出對魚玄机有所希求的模樣。魚玄机慢慢地就被他的大度恢宏而打動,覺得他 完全不是那种滿身銅臭味的商人,于是也就心甘情愿地以身相報了。在她“迎李近仁員外”的詩中,所描述的情形簡直就象是閨中少婦,歡天喜地地迎接遠游歸來的 丈夫一般:
  今日晨時聞喜鵲,昨宵燈下拜燈花;
  焚香出戶迎潘岳,不羡牽牛織女家。

  李近仁時常遠赴蘇杭采辦貨物,經久不見人影,但他一返京就必定到觀中探望魚玄机,給她帶來許多綢緞織繡之類的禮物。而且,咸宜觀中的開銷用度基本上都 包在李近仁身上,但他又絲毫不限制魚玄机的交游;因而魚玄机在委身李近仁的同時,又可自由地与各种人物交往,這中間也包括她的老師溫庭筠,但溫庭筠与她一 直保持著一种純粹的友情。
  當時有一位官人裴澄,對魚玄机十分愛慕。一心想成為她的座上姣客,可魚玄机見他与李億的裴氏夫人同姓同族,終究心存顧慮,對他敬而遠之。
  有一天,咸宜觀中來了三位錦衣華冠的貴族公子,同時還攜有歌姬和樂師。貴胄公子在魚玄机眼里已司空見慣,倒是那位身材魁梧,相貌清秀,舉止廉遜,神情 略帶几分靦腆的樂師卻深深吸引了她的眼光。在有意無意中,魚玄机對樂師略施情韻,使這位叫陳韙的樂師受惊若寵,雖然礙著主人家的面不敢多言,但已拋過無數 感激与仰慕的眼風。
  陳韙含情脈脈的眼神,更加撩動了魚玄机的情火,只感覺自己整個人都似燃燒起來。當那群人离去后,夜里魚玄机仍無法平靜下來,在床上輾轉一夜未合眼。第二天茶飯無心,好不容易熬到上燈時分,終于在情思迷离中,攤開彩箋,寫下一首露骨的情詩:
  恨寄朱弦上,含情意不任;
  早知云雨會,未起蕙蘭心。
  灼灼桃兼李,無妨國士尋;
  蒼蒼松与桂,仍羡士人欽。
  月色庭階淨,歌聲竹院深;
  門前紅葉地,不掃待知音。

  正思量情詩如何讓陳韙看見,陳韙卻在第三天清晨又來到了咸宜觀。原來他回去后也對美艷含情的魚玄机念念不忘,找准了閒暇時間,又急急地來會佳人了。魚 玄机一見自然喜出望外,把他引進云房,故意讓他看見桌上的情詩。陳韙見詩,洞察了伊人的心思,自己更加心神蕩漾。于是關門掩帘,只听得云房內傳出陣陣親暱 的笑語。從此陳韙便成了咸宜觀中最受歡迎的客人,只要有時間,就來幽會魚玄机。
  艷麗的日子不覺又是兩三年,魚玄机的貼身侍婢綠翹已經十八歲了,竟也出落得肌膚細膩,身姿丰腴。受魚玄机的影響,也頗為善弄風情,雙眼含媚。因綠翹做事机靈,又十分乖巧听話,所以深得魚玄机的信任和重用。
  這年春天的一日,魚玄机受鄰院所邀去參加一個春游聚會,臨出門前囑咐綠翹說:“不要出去,如有客人來,可告訴我的去向。”
  酒宴詩唱,一直樂到暮色四合時,魚玄机才回到咸宜觀。綠翹迎出來稟報道:“陳樂師午后來訪,我告訴他你去的地方,他‘嗯’了一聲,就走了。”
  魚玄机心想:經常自己外出,陳韙總是耐心地等她歸來,今天怎么會急急地走了呢?再看綠翹,只見她雙鬟微偏,面帶潮紅,雙眸流露著春意,舉止似乎也有些不自然,于是明白了一切。
  入夜,點燈閉院,魚玄机把綠翹喚到房中,強令她脫光衣服,跪在地上,厲聲問道:“今日做了何等不軌之事,從實招來!”綠翹嚇得縮在地上,顫抖著回答: “自從跟隨師父,隨時檢點行跡,不曾有違命之事。”魚玄机逼近綠翹,仔細檢視全身,發現她胸前乳上有指甲划痕,于是拿起藤條沒命地向她拍打。綠翹矢口否認 自己有解佩荐枕之歡,被逼至极,她對魚玄机反唇相譏,歷數她的風流韻事。魚玄机暴跳如雷,見一個一貫馴服自己的婢女竟敢說自己的不是,跳起來,一把抓住綠 翹的脖子,把她的頭朝地上猛撞。等她力疲松手時,才發覺綠翹已經斷气身亡。
  魚玄机一看出了人命,頓時慌了手腳;然而她畢竟是見過大風大浪的人,當即定下神來,趁著夜深人靜,在房后院中的紫藤花下挖了個坑,把綠翹的尸体埋了進去。
  過了几天,陳韙來訪,問起:“為何不見了綠翹?”魚玄机回答說:“弄春潮逃走了。”陳韙不敢多問,也就不了了之。
  到了蟬鳴蛙叫的夏口,有兩位新客來訪,酒酣耳熱之際,一客人下腹脹极,忙到紫藤花下小便,見有一大群蒼蠅聚集在花下浮土上;驅赶開后又复聚過來。土上 無一髒物,為何引來蠅聚,客人心中生疑,回家后告訴了作衙役的哥哥,于是官衙中派了人來咸宜觀勘查,挖開紫藤花下的浮土,見到了一具女尸,竟然肌膚未腐, 宛如生時,寺中其他小道始認出了是綠翹。
  魚玄机被帶到公堂,抬頭看座上,審問她的竟是舊日追求她而遭拒絕的裴澄。魚玄机心想:“這下子無法逃生了!為免皮肉之苦,她主動一五一十地交待了殺人經過,因罪行惡劣,被處以斬刑。這年她才二十六歲,歷盡波折變幻的一生就這樣匆匆結束了。

 

 

轉自《中國歷代名女》——名妓卷

創作者介紹

曾小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